首页 - 新闻中心 - 医院新闻
个人中心

【院史记忆】我与南医的故事——侯凡凡

作者:南方医院  2021-10-27 10:00 阅读量:5438

今年恰逢南方医科大学建校70周年,也是南方医院建院80周年,我是第一军医大学1973年的毕业生,忆往昔峥嵘岁月稠,心中除了感慨,更多的是感恩。

2

我是1989年从南京军区调动来南方医院的,跟随张训教授一起组建南方医院肾内科,至今已30多年。当时学校把张教授作为重要专家引进来组建肾内科,希望我能帮助组建实验室。因为我毕业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实验室工作,在科研方面有一定经验。我们刚来的时候,南方医院的肾内科只是内科的一个治疗组,一年收治的患者还不到十例。当时肾科实验室只有一台家用冰箱和一个砝码为一公斤的天平。我们第一任主任是张训教授,一直到1999年他退休时我从美国学习回来接了他的班。30多年来,在校院党委的正确领导下,肾内科逐步成长为现在拥有3个国家级平台、国内外知名的医学研究部门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医院发展的缩影。南方医院在2004年经历了转制,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克服了所有困难砥砺前行,逐步步入成为国际一流专科中心的大路,我对此很有信心,也充满了期待。

1

3

我觉得南方医院肾内科能够成为国家级的平台,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人才队伍。科室必须要有一支队伍,光是买仪器买设备好办,但是人才队伍才是发展的关键。虽然现在我们还不能说非常强大,但是至少我们已经拥有一支优秀的人才队伍。这支队伍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国家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入选者、国家杰青、国家优青等,这批人多数都在国外培训过。临床医生里面,我们每年选送青年人才到国外顶尖医院进修。经过多年努力,目前学科已拥有一批可以独立完成临床和基础科学研究的骨干力量,这是我最高兴的。

5

我们中心的特色是根据中国患者特点开展临床研究。现代医学强调所有的医疗行为和决策必须遵从现有的、最好的科学证据。慢性肾脏病患者的肾功能一旦发生改变,发展至终末期肾衰竭(尿毒症)几乎不可避免。目前尿毒症的治疗手段只有肾移植和透析。病人生命虽然得以维持,但是治疗费用高,因此预防或延缓慢性肾脏病进展是肾脏病学领域需要攻克的难题。在2000年初,肾脏病学界认为,在慢性肾脏病早期用RAS阻断剂治疗可以延缓慢性肾脏病的进展,但如果病人已经到了晚期,用这类药就没有疗效、甚至会产生不良反应,因此当时80%的晚期病人没有接受肾脏保护治疗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开展了一项临床随机对照研究,研究结果表明,晚期慢性肾脏病患者也可以安全地服用RAS阻断剂,这类药能使慢性肾脏病进展为终末期肾衰竭的风险降低43%。结果发表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上,这是中国大陆医生独立完成的临床随机对照研究首次在该杂志发表。随后其他国家的临床研究也报告了相似的结果,该疗法已在全世界推广应用。这项研究不仅改善了慢性肾脏病的预后,也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疗资源。据统计,我们国家每年约7万终末期肾衰竭患者进入透析,如果每位患者推迟一年进入透析,全中国每年可以节省70亿元的透析费用。作为中国医生,应该针对中国患者的特点制定临床实践策略,才能更好地为健康中国服务。

医生是崇高的职业,尽管需要付出很多努力,但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工作挽救生命。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由于患病不能生育,经我们治疗成功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。在我们建科30周年的时候,她带着孩子给我们拍了一个视频,视频里孩子说:侯奶奶,感谢您给了我生命,希望您健康长寿。当时我心里非常温暖。只要疾病存在一天,医生这个职业对社会和国家而言都是不可或缺的。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,我还会选择做医生。肾脏病科是大学和医院的一部分,它的成长见证了大学和医院从大到强的发展历程。今天的学校和医院已大踏步走在建设国际有影响力高校的大路上。我们衷心祝愿南方医科大学和南方医院砥砺奋进,继往开来,能够在未来十年再创新的辉煌。

8


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028号